欢迎访问高端项目服务网!

咨询服务热线:

153 2121 5658

合肥法律服务

案例分类

联系我们

程玉伟律师网

联系人:程玉伟 律师

电话:0551-65951201

手机:153 2121 5658

邮箱:542181218@qq.com

传真:0551-65951201

网址:www.360law.net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蜀山区习友路与潜山路交口华润大厦A座26-27层

您的当前位置: 首 页 >> 案例展示 >> 经典案例

程玉伟律师成功办理程某某盗窃罪上诉一案,从一审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到二审改判缓刑释放,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果


  • 程玉伟律师成功办理程某某盗窃罪上诉一案,从一审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到二审改判缓刑释放,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果

  • 详细介绍

案情简介

20166月至8月期间,炎炎夏日,张某甲、王某某等人在石家庄市桥西区多个街道内趁夜晚四下无人,由张某甲、王某某经事先踩点查看,后纠集张某已、张某丙等人,多次盗窃中国联合网络通信有限公司石家庄分公司电缆线,并于实施盗窃前通知程某某在现场等候。201684日程某某同张某甲、王某某等人在石家庄市桥西区长兴街路东溢彩内衣店门口便道正在盗窃电缆时,被巡查的网通公司人员发现随即报警,张某甲、王某某被赶至的公安民警当场抓获,其他人员逃离,现场查获了已切割的电缆线约50米,扣押了三轮车、铰链、压力剪、镐把、抽水泵等作案工具。张某甲、王某某等人陆续被法院以盗窃罪判刑入狱,程某某一直负案在逃。

2018810日,程某某迫于压力,主动到石家庄市公安局长安分局西兆通刑警队投案;次日因涉嫌盗窃罪被石家庄市公安局桥西分局刑事拘留,同年95日经石家庄市桥西区人民检察院批准,次日由石家庄市公安局桥西分局执行逮捕,到案后如实供述了其上述基本犯罪事实,在案件审理过程中,程某某主动退缴了其非法所得。

2019519,河北省石家庄市桥西区人民法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作出(2019)冀0104刑初236号《刑事判决书》认为程某某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退缴的赃款人民币五千元返还给被害人中国联合网络通信有限公司石家庄市分公司,继续追缴被告人程某某违法所得人民币158648.39元。

办案历程

  得知父亲被判刑后,在外打工的程某某的儿子格外焦虑,平时在众人口中一致认为憨厚老实的父亲怎么会涉及犯罪呢?这让程某某的儿子无法接受,于是慕名联系了北京盈科(合肥)律师事务所程玉伟律师,程律师听闻案件后,考虑到和程某某同为老乡,从同乡口中了解,程某某平时为人忠厚老实,所以虽然案件远在石家庄,但仍然接受了委托,准备为身处异地他乡的老乡赢得一个公正合理的审判!


                                  微信图片_20190917163346.jpg

接受委托后已经临近上诉截止期限,为了帮助程某某,程律师马不停蹄,乘坐飞机火速赶到了石家庄市第一看守所,于当天下午依法会见了已被羁押半年之久的程某某,在会见了程某某并详细的了解案件经过后,看到程某某期盼无助的眼神,程律师不禁赶到叹息,程某某平时就以收废品为业,在该案中仅仅实施了收购盗窃人员所盗窃的电缆的行为,该行为究竟该认定为盗窃罪的共犯还是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罪亦或者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不构成犯罪  

在程律师看来仍然有一定的争议,同时即使认定为犯罪,考虑到程某某的实际情况,一审判处两年六个月的实刑是否过于严苛?据此,程律师决定依法帮程某某向河北省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了上诉,请求依法改判。

程律师清楚的知道,提交了上诉状,仅仅是启动上诉程序万里长征的第一步,考虑到案件法院远在石家庄,对于石家庄的司法环境并不清楚,对于当地检察官、法官的办案习惯也不是十分了解,所以想要得到满意的结果,未来的道路还有很长!为此,程律师不辞辛苦,冒着烈日酷暑,多次往返合肥与石家庄,与办案检察官、法官进行深入的沟通交流,同时递交了详尽的二审辩护词

一、辩护人认为辩护人认为一审法院以盗窃罪对上诉人程某某定罪量刑,在定性上存在争议,辩护人认为,上诉人程某某定性为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更为准确。并且,由于案件定性错误,判决结果明显过重。

刑法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均规定必须是明知是犯罪所得及其产生的收益而予以窝藏、转移、收购、代为销售或者以其他方法掩饰、隐瞒,才能以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罪定罪处罚。否则,如果事先不明知,即便实际上收购了赃物,也不构成犯罪。

本案中,经辩护人通过会见,向上诉人程某某了解到以下几个事实,对本案的定性影响巨大:

1、上诉人程某某长期从事废品回收业务,合法持有《石家庄绿色社区回收网络上岗证》(社区:裕华社区回收部:编号:A638),可谓“持证上岗”,也就是说,上诉人程某某具备从事废品回收业务的合法资质。

2、本案实施盗窃电缆线的犯罪份子王某某、张某某等人身份特殊,他们确实是河北盛达电信公司的员工,日常工作就是身穿正式工作服,长期为中国联合网络通讯有限公司石家庄市分公司进行电缆埋设施工,并且,王某某、张某某等人不仅佩戴正式的工作证,还携带有施工图纸等资料,对此,上诉人程某某作为普通的老百姓,至始至终认为王某某、张某某等人确实是中国联合网络通讯有限公司石家庄市分公司的工作人员。此种情况,类似于民法上的“表见代理”。  

3、王某某、张某某等人在实施施工过程中,不可避免地会产生定数量的废电缆,而作为业主的中国联合网络通讯有限公司石家庄市分公司并没有严格规定必须要由公司统一回收,事实上,均是由王某某、张某某等人当做废品进行处理和销售。即便王某某、张某某等人利用职务之便,实施了盗窃,然后将盗窃的电缆销售给上诉人程某某,但并没有告诉上诉人该电缆是偷来的,由于两种性质的电缆没有特殊的区别,上诉人程某某一直认为确实是施工过程中产生的废电缆。此种情况属于认识对象错误。

4、据上诉人程某某反映,2016年6-7月,王某某、张某某等人在新华路、中华大街拆除电缆时,当时两次遇到当地派出所巡查,王某某、张某某等人当场拿出证件和施工图纸,派出所公安干警审核后,并没有发现任何破绽,然后,派出所公安干警离开现场,并特别叮嘱“注意安全”。此两次恰恰也被认定为本案的犯罪事实。辩护人认为既然公安干警就无法甄别王某某、张某某等人到底是合法施工还是实施诈骗,作为普通公民的上诉人程某某当然也无法准确辨别。

5、从王某某、张某某等人的所谓“作案时间”和“作案手段”来看,并非深更半夜,也不是“鬼鬼祟祟”,而是光天化日之下,落落大方地进行施工,作为普通公民的上诉人程某某更认为王某某、张某某等人是正常施工而不是盗窃。

6、本案中,并没有充分确凿的证据证明上诉人程某某明知王某某、张某某等人实施盗窃电缆而购买,证明标准无法达到“排除一切合理怀疑”,因此,证据明显不足,应当推定上诉人程某某事先不明知王某某、张某某等人实施盗窃电缆而购买。

综上,辩护人认为,从事实和法律来看,将上诉人程某某定性为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更为准确。

二、本案中上诉人程某某的的社会危害性相对较小、有悔罪表现、没有再犯罪的危险、宣告缓刑对所居住社区没有重大不良影响,依法应改判判处缓刑。

1、上诉人是从全国贫困县临泉县偏僻的农村,为了生计而外出打工的农民工,自幼家境困难,文化程度低,法律意识淡薄,本次因为贪图蝇头小利、加之交友不慎,而触犯刑律。上诉人的犯罪属于初犯、偶犯,主观恶性较小,容易改造。

2、上诉人在整个共同犯罪中,地位较轻、作用较小,并且实际获利不足5000元,情节相对较轻,,具备法定减轻处罚的情形,一审法院虽然认定为从犯,但减轻处罚的幅度较小。

3、上诉人一贯表现较好,之前没有任何违法犯罪前科,上诉人主动于2018年8月10日自动投案自首,主动交代了犯罪的基本事实市法院虽然依法认定为投案自首,具备法定减轻处罚的情形,但一审法院减轻处罚的幅度明显较小。

4、上诉人自愿认罪服法,悔罪态度深刻,本案是采取“普通程序简易审”的方式进行审理的,根据司法解释,依法应当从轻处罚。

5、本案并且在一审庭审中,主动退缴了全部的犯罪非法所得5000元,该款已经返还给受害单位,依法应从轻处罚。

6、盗窃犯罪属于经济性犯罪,立法的本意就是让当事人更多地承受经济上的处罚,本案中,虽然上诉人经济困难,但本人及其家人仍然愿意四处筹措资金,主动向法院缴纳罚金,自觉履行财产刑,期望在法院在判处人身刑罚上能够从轻处罚。

7、上诉人的家境特殊,上有年迈的老人需要上诉人赚钱赡养,下面还有年幼的孙子,需要抚养照料,并且妻子身体虚弱,经常生病,需要上诉人照顾。可以说,上诉人是家中的顶梁柱,是家中主要的劳动力,如果上诉人一直关押,家庭就没有任何经济来源,整个家庭将面临无依无靠的困难境地!

8、上诉人所在的村庄及社区,以及全部的家人,均愿意加强对上诉人的管教和帮扶,如果判处缓刑,上诉人一定不会再危害社会,并且,上诉人已实际关押近1年,已经起到很好的刑罚教育功能,上诉人保证会回头是岸、痛改前非,好好做人,报效家庭与社会、对上诉人程某某从轻处罚并适用缓刑,完全有法律依据!

在递交书面代理词后,为了为程某某争取到改判缓刑的几率,程律师又同法院多次进行沟通交涉,请求法院依法对程某某开展社区影响评估,主办法官对于程律师的敬业精神非常感动,对于程律师撰写的有理有据的辩护词非常赞赏,采纳程律师请求对程某某开展社区影响评估的申请。由于本案事实清楚,二审法院决定不开庭审理!

 

判决结果

2019718日,河北省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二审《刑事判决书》,二审法院审理认为,上诉人程某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伙同他人秘密窃取公私财物,数额巨大,其行为已构成盗窃罪。上诉人程某某系从犯,有自首情节,自愿认罪悔罪,主动退缴犯罪所得158648.39元,可以酌情从轻处罚。根据本案的事实情节、社会危害程度及安徽省临泉县司法局社会调查评估意见,可以对上诉人程某某适用缓刑。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六条第一款第()项、第二百四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七十ニ条、第七十三条、第六十四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石家庄市桥西区人民法院(2019)0104刑初236号刑事判决;

二、上诉人程某某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已缴纳)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上诉人程某某退缴的赃款人民币158648.39元返还给被害人中国联合网络通信有限公司石家庄市分公司。

至此,在程玉伟律师的精心辩护下,在二审法院的公正审判下,程某某在经历了一年的羁押后,当日被释放,得以和家人重新团聚,并在第一时间,向程玉伟律师打来电话,表示衷心的谢意,该案圆满结案,那一刻,程玉伟律师笑了!

                                              微信图片_20190917163327.jpg

 

   

程玉伟律师,1977222日出生,中国政法大学在职研究生,1999年开始从事律师职业,现为北京盈科(合肥)律师事务所高级股权合伙人,高端法律服务“项目通”创始人、中国注册投融资风险管理师、安徽省律师协会项目投融资与建设委员会委员、中国剧作家协会会员、安徽电视台《法治时空》栏目特邀维权律师、十佳公益律师、具有扎实的法学理论基础与丰富的办案实践经验,精通国家的各类财经法规政策,现担任30余家知名企事业单位的常年法律顾问,发表各类作品500余篇,多次在全国大赛中获奖。

程玉伟律师在繁忙的办案之余,潜心专研,著作颇丰,著有《律师说法》(专著)、《法律纠纷一站式解决丛书》(共9册)、《驾驭风险——企业经营365个法律痛点解决之道》、《新三板实务操作全书:挂牌、融资、运营与转板》等书,经典案例被中央电视台、《新华网》《法制日报》《南方日报》等全国知名媒体播出,并被收录《中国律师风采录》《中国刑辩大律师》《中国当代律师经典案例》《中国优秀律师辩护实录》《中国好律师》《引领时代的中国学者》等书。

 


关键词:程玉伟,盗窃罪,二审

相关产品:

相关新闻:

  • 在线客服
  • 联系电话
    15321215658
  • 在线留言
  • 在线咨询